徐文兵谈“饮食有节”中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

  传统是在自然的基础上诞生出来的一种精神上的文明,我们的物质生活再丰富,也代替不了精神上的愉悦和欢乐。虽然我们宣扬保留了传统,但事实上我们对传统知之甚少,古人的思想,古人的精神,我们根本不知道,就连传统的中国字,我们现在都不认得。就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中华”是什么意思,10个人有9个人都不知道。中,我们有两条母亲河,在这两条母亲河的中间,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华,花怒放,绽放。中华:在黄河长江的中间,鲜花盛开的地方,是我们的祖国。可见,我们骨子里已经对传统文化失去了认同。
 
  从饮食方面来说,其中更是包含了很多传统文化的东西。比如,吃生鱼片为什么要蘸芥末?生鱼片是寒凉的,阴寒的东西不好消化,我们要加点热性的佐料去平衡它,这样吃完以后不拉肚子。生鱼片的底下有紫色的叶子——紫苏叶,简称苏叶,可解鱼蟹毒。吃生鱼片还要加上红色的炮姜和白萝卜丝。炮姜是姜泡上醋、糖做的,可以暖胃。白萝卜丝,日本人叫大根,可消食。这四味辛热的消食化积的中药做佐料,佐上生鱼片一块吃,就是我们中医传统食疗的东西。可是今天有几个人知道?
 
  为什么叫佐料?为什么不叫佑料?我们说“老天保佑”,为什么不说老天保“佐”?佐是跟你相反,我们经常说意见相佐,所以遇到寒凉的食物要配以热性的食物,那叫佐料。老天保佑是顺着我的心意做事,叫佑。这些东西古人很清楚,我们现在却不清楚了。
 
  由此可见,我们现在离传统太远了。所以,谈到饮食有节,什么叫节?有节制。说起来很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很多人做不到。
 
  不渴别喝  喝必热饮
 
  有些人每天要喝8杯水,中医看来这叫蠢。为什么?有些人喝8杯水不多,有些人喝8杯水中毒。对你个人来说,你需要水吗?道家有一个观点:“物无美恶,过则为灾。”不管吃什么东西,都要因时因人因地制宜。因此,喝水之前要先问问自己渴不渴,不渴别喝。中医认为,人的身体就是个小宇宙,它有自己的运行规律,比人的意识要聪明得多。如果用意识去干涉它,就会出问题。
 
  喝水要喝热水。《黄帝内经》里有句话:“形寒饮冷则伤肺。”天气冷、喝冷水,都会伤害肺的功能。不少人咳喘、哮喘、鼻炎,都是喝水有问题。
 
  影视节目经常有这样的镜头:孩子放学回家,喊一声“妈妈我回来了”,然后打开冰箱,拧开一瓶水咕嘟咕嘟灌进去。这叫什么?不间断地喝,叫“饮”。在农村,马、驴等大牲口干完一天活,拉到水边去饮水。农民从井里提上来一桶水倒在槽子里,再抓一把干草扔进去,草就浮在水上边。牲口一喝一吸,草就呛到鼻子里,它就得往外喷一下。用这种方法,让它一口一口地喝水,第二天它没事。要是让它咕咚咕咚喝个够的话,第二天它就起不来了。所以我们要喝热水,而且要一口一口地喝。
 
  吃饭的三个层次
 
  我在美国的时候,我的美国学生很同情地对我说:“徐大夫你们中国人真是可怜啊,还吃鸡爪子。”我说:“你知道鸡爪子比鸡肉贵吗?富人才吃鸡爪子呢。”
 
  吃饭的第一个层次是充饥。饥和饿不一样。五谷不熟,我们叫饥。饥荒,就是说这一年我们没吃到粮食。肚子里边空了,叫饥,所以我把东西吃到胃里,把肚子塞满了,叫充饥。这是吃饭的最低层次。在这个程度上,鸡胸脯吃一个就够了,鸡爪子你得啃多少个?显然,吃鸡爪子不是为了充饥。
 
  充饥完了以后呢?为什么很多人吃得肚子胀胀的了还想吃?这是饿,饿是心理需要,主观感觉,没吃到想吃的东西。所以尽管你充饥充了很多,没吃到你想吃的东西的时候,你还会觉得饿。这点在美国人身上表现得很明显,那些胖子都是出格的胖,就是觉得没有吃到想吃的东西,于是不停地吃。中国人呢?知道饮食之道,知道五味调和,所以我们稍微吃点东西之后就感觉不饿了,而且还觉得吃得挺香,这就达到了饮食的基本功能。
 
  在这个基础上,中国人觉得还不够,再往上一个层次就是解馋。解馋不是生理上的需要,是精神上的愉悦。所以把东西做得很精巧很细致,大家一边聊天一边吃些小吃。鸡爪子就是解馋的。
 
  所以,吃饭要五味调和。五味调和是什么意思?就是酸苦甘辛咸俱备。五味调和了,才能阴阳平衡,寒热平衡。
 
  吃饭的心情很重要
 
  吃什么不重要,吃饭的心情最重要。高兴的时候,愉快的时候,吃什么都行。不高兴的时候,再有营养的东西,吃了都堵在那儿不消化。心下边堵一串东西,叫“患”。所以,不高兴的时候别吃东西,等这个劲儿过去再吃,饿一顿两顿饿不死人。
 
  可是我们现在很多人生气的时候反而拼命去吃。生气的时候气往上顶,年轻的时候还行能咽下去,把它压住。慢慢地,压不住,就形成结。女人容易在乳房下成结,出现乳腺增生。男人容易在胃上结,有人在食道上结,有人会出现梅核气,感觉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同样道理,吃饭的时候不要训斥孩子,不要讨论问题,吃饭就吃饭。很多厌食症、抑郁症的孩子都是从这儿落下病根儿。这样的孩子把父母对他的训斥、对他的伤害与吃饭形成一种关联,以后一碰到吃饭,就想起父母的呵斥,不愉快的心情就出现,长此以往,就形成一种创伤。
 
  孩子少吃鸡
 
  不少孩子扁桃体爱发炎,中医认为,这是热盛。特别建议,小孩子要少吃鸡。鸡,中医认为是一个煽风动火的东西,容易引起上火。小孩子阳气盛,不宜多吃上火的东西。再加上现在的鸡喂养又变态——人把它关在像监狱一样的笼子里,配上特殊的饲料让它赶快长肉,里边加了很多激素,然后还拿灯光照着,让它快长……鸡的健康不能得到保障,人吃了健康也同样得不到保障。
 
  小孩子整天活蹦乱跳的,你再给他吃鸡,还是些辣子鸡丁、辣鸡翅之类,这样的孩子第一爱嗓子疼,第二多动。
 
  有段时间流行猩红热,我给一个孩子把完脉就问:“最近吃鸡了吧?”家长很惊奇:“真神!”这孩子得猩红热本来已经快好了,可是姥姥心疼他,给炖了一锅鸡汤,一吃又坏了。中医说“热遗食复”,外邪还没消灭干净,又给大剂量滋补上去,结果把邪也给补了。
 
  小孩子如果一定要吃鸡,可以用一些其他的东西来平衡它的热性。比如小鸡炖蘑菇。蘑菇是阴寒之性,正好平衡鸡的热性。而产妇吃鸡就不要拿蘑菇炖,要弄点当归等热性的,补她产后之虚。
 
  总的来说,我们现在人为做作的东西太多,不自然的东西太多。而想找自然的东西,我们就要回归到传统。
                       《针灸》
 
                                                   徐文兵
 
    针灸是个复合名词,分别指两种不同的中医治疗方法——针刺(acupuncture)和艾灸(moxibustion)。但是目前很多人说的针灸其实是单指针刺疗法。有人说去做针刺治疗时自称是去扎针灸;时下流行的针灸减肥,其实就是针刺减肥。有人说针灸再国外蓬勃发展,事实是针刺疗法在国外发展很快,而灸法在国外比较罕见。我在给病人用艾灸治疗的时候,病人都很奇怪地问这是什么东西?还有人把针灸写成针炙,有人闻到诊室里面熏灼艾草味道,都以为是在煎煮中药。天下失艾久矣!
 
    针刺与艾灸的方法虽然不同,但是都是基于中医的精气神、经络腧穴理论,通过刺激经络腧穴,达到调和阴阳的目的。不同之处在于,针刺以开导、疏通、凉泻为特长,主要治疗实热证;而艾灸以收摄、封固、温补为特长,主要治疗虚寒证。孟子曾经说过:“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灸有久的含义,就是有治疗时间长、疗程长的意思。
 
    相比较而言,艾灸的发现和应用的历史要比针刺长,可以追溯到燧人氏钻木取火的时代,那时人们使用艾绒做为媒介引火,因为艾绒本身具有易燃、持久的特点,灰中有火,死灰复燃就是形容艾绒的这一特点。加之艾草本身就是很好的中药,端午节屋外悬挂鲜艾草利用其芳香温热的性味来辟邪解毒。生艾叶煎煮内服,可以温暖下焦,治疗妇人经痛带下、宫寒不孕。焦艾叶或者艾叶炭可以止血。
 
    艾灸就是使用燃烧的艾绒,炙烤相应的穴位。百草之中选择艾草的原因在于艾绒燃烧时温和持久,更重要的原因是艾绒燃烧辐射出的热能,其频率、波幅与冬日的阳光最接近,易于引起人体的共振,因而渗透性、穿透力特别强。比起什么红外频谱仪、神灯、炭火、木火的烤炙,艾灸还是最舒服,最有效的。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艾叶取太阳真火,可以回垂绝元阳。服之则走三阴,而逐一切寒湿,转肃杀之气为融和。灸之则透诸经,而治百种病邪,起沉疴之人为康泰,其功亦大矣。老人丹田气弱,脐腹畏冷者,以熟艾入布袋兜其脐腹,妙不可言。寒湿脚气人亦宜以此夹入袜内。”意思是说:“点燃艾绒的火如同阳光一样,可以振奋唤醒人的元气,挽回人的生命。服用艾叶的话,药效主要作用在足三阴经-肝脾肾,帮助人体排出寒湿气,把象秋天一样肃杀的寒气变成春天一样温暖的祥和之气。如果用艾叶做灸疗,热力可以穿透经络,治疗多种精兵,让久病的人恢复健康。老年人小肚子元气不足,怕冷疼痛的,也可以用熟艾放在肚兜里面,就像当年的505神功元气袋一样,效果很好。脚冷而且老出汗的人,也可以把艾叶放在袜子里面。”
 
    古人把艾草命名为艾,也很有意思,艾就是爱。艾灸时候温暖舒适通畅的感觉,的确和母爱的感觉一样。艾灸的方法有很多种,目前常用的就是用点燃的艾条炙烤穴位,可以火头冲下,也可以火头冲上,下面与皮肤接触的地方放上姜片。或者把它挂在插入体内的针的柄上。古人一般把艾绒捏成很小的小窝头,直接放在穴位上点燃,称为一壮。一般的治疗都需要几十壮甚至数百壮。《类经图翼》:“神阙行隔盐灸,艾灸至三五百壮,不惟疾愈,亦且延年。”还有用艾绒搓成绳,点燃以后快速烧灼相关穴位,类似于灯火灸,有的留瘢痕,有的不留。
 
    艾灸以温补阳气,所以比起针刺更易得气。医生用艾条炙烤穴位的时候,只要凝神静气就很容易感到火头下的动气,其实就是自己的动脉搏动与病人脉动的感应。在有的腧穴,会有类似相同的两个同性磁极相互没接触但是有抵触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会因距离的改变而变化。在有的腧穴,则有类似两个异性磁极相互吸引的感觉,不由得沉降。而病人除了有类似的得气感觉以外,还会有强烈的循经传感现象,根本不知道经络的病人,会在艾灸时准确地描绘出热感、气感、酸麻胀感流传的方向路径,与中医的经络走向完全一致,所以艾灸与中医经络、腧穴的形成有着相辅相成的关系。
 
    艾灸有如阳光普照,驱除阴霾。人体体表或体内生长出的肿瘤、赘疣都是阴寒凝结而成,艾灸一到,立即枯朽瓦解。说到艾灸就不能不提到抱朴子葛洪先生的夫人——鲍姑,她和葛洪一起在广东罗浮山炼丹行医,《鲍姑祠记》记述:“鲍姑用越岗天然之艾,以灸人身赘疣,一灼即消除无有,历年久而所惠多。”在广州越秀山麓三元宫里,还设有鲍姑殿和她的塑像,并留有楹联两副:“妙手回春虬隐山房传医术,就地取材红艾古井出奇方”;“仙迹在罗浮遗履燕翱传史话,医名播南海越岗井艾永留芳。” 2005年我去罗浮山朝圣,抚摸了葛洪的炼丹灶、洗药池,也特意记下了夸赞鲍姑的这几付对联。
 
    针刺疗法相传是伏羲发明,《史记三皇本纪》:“太暤庖牺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他继承了经络腧穴、艾灸的理论和方法,并有发展,就是所谓伏羲制九针,《灵枢九针论》中详细介绍了九种不同针具的形状、长短、功用。针具也经历了骨针、石针、金属针等不同的阶段。比较特殊的针具,同砭石、刀具几乎没有区别,除了导气、引气以外,还能放血、破痈、排脓。
 
    针刺以通经,开闭、泻热为特长,善于治疗实热证,欧美国家的病人的体质好、气足,以不通顺的疾病居多,针刺治疗时间短、见效快,所以针刺疗法在欧美国家得到了迅速发展。
 
    而艾灸的方法用时长、疗程长,加之施灸的时候需要有人看护,不象扎针以后大夫可以离开,加上有人不喜欢点燃艾草味道,甚至国外有的诊室有自动灭火系统,艾灸的烟雾会触发警报器,这些原因都限制了艾灸在国外的发展。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体质、病种。
 
    返观国内的病人体质以虚寒居多,心理情绪问题以缺乏关爱居多,因爱生恨,阴寒恶毒积聚的也不少,这些人太需要爱了,也就是太需要艾灸治疗了。我和我的同道们下半辈子做的事恐怕就是教人做艾,让世界充满艾了!
周恩来病案分析
 
    搞政治斗争,难免起伏跌宕,毛泽东,邓小平都是三上三下。但是周恩来却是在惊涛骇浪中唯一的不倒翁。俗话说“大奸似忠,大忠似奸”,个中缘由涉及智慧,谋略,权术,非我等鼠辈可猜度评议。不过,不管什么人都要吃五谷杂粮,都要生病,了解一些伟人的生老病死,对我们不无启迪。

    周恩来是男人中的极品,两道浓眉,一双朗目,在南开读书时,周恩来演的就是旦角。长征中的周恩来蓄须未剃,西安事变前后会见张学良,被赞为美髯公。后来为见蒋介石,蒋倡导新生活运动,为礼貌起见还是剃去了,让张学良唏嘘不已。

    所有回忆周恩来的文章,无不提到周恩来过人的精力,以及炯炯有神的双目。那么周恩来何以有如此超人的精神和能力呢?我们知道毛泽东年轻时以天下为己任,很是注意锻炼身体,所谓野蛮其体魄。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在湘江游泳,大雨天在岳麓山裸奔。

    周恩来可没什么锻炼的故事,周的超人的精神和体魄是哪里来得?我告诉你吧,是一场大病激发出来的,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话说1935年8月,中央红军长征翻过雪山,同来接应的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这也是长征的初步胜利。一直身挑重担的周恩来似乎可以稍稍松弛一下,这一松,体内的疾病就爆发了。

    杨尚昆回忆道:“ 长征中的恩来同志也和在中央苏区一样,军委的主要责任都落在他身上。他每到驻地,就叫人架起电台,接收各军团的电报,同时,挂起地图,以便观察和选择行军、作战的路线,然后才坐到椅子上稍加休息。等情况搞清后,经过分析研究和请示毛主席,他就起草作战命令,下达行军路线。直到向各军团的电报都发出后,他才睡觉。这时天已快黎明,新的一天战斗生活又要开始了。本来刘伯承同志是总参谋长,但眼睛不好,晚上工作不方便,所以恩来同志不让他起草作战命令,而由自己承担起来。白天行军,晚上工作,铁打的汉子也经不住长期这么干。”

    周恩来病倒后医生最初当作疟疾来治,病情未见好转,烧仍不退。当时红军中有个非常好的西医大夫傅连璋,(是个基督徒,原来在福建漳州教会医院工作,被红军发展进来。解放后做了卫生部部长,后得罪林彪被整死),傅医生检验后,发现肝部肿大、皮肤黄染。确诊阿米巴肝脓肿。这是一种寄生虫病,我们常见的是阿米巴痢疾,是阿米巴原虫侵蚀肠壁。周恩来的情况更为凶险,肝脏被侵蚀,已经形成脓肿,再发展就是肝坏死,危及生命。

    如果在今天,可以马上手术切开引流,排出脓液,再用杀虫,抗菌消炎药,但在长征路上,缺乏医疗器材和药品,无法消毒,更无法开刀和穿刺,以排出脓液。无奈中的傅医生只好给了一些治痢疾的易米丁。只好眼睁睁看着周恩来在高热昏迷一步步走向死亡。

    这时候有两个贵人拯救了周恩来,一个是周的夫人邓颖超,另一个是周的心腹爱将陈赓。邓颖超的母亲笃信中医,这样渐渐影响了邓颖超。在漫漫草地中,缺的是化学合成药,但是从来不缺草药。邓颖超和其他懂药识药的人们,采集了清热解毒,排脓的中药,熬汤给周灌下。

    陈赓则跑出好远,在草地周围的雪山上采来冰块,为高热神昏的周恩来冷敷降温。于是奇迹发生了。

    有人说不可能,脓肿长在肝脏,不手术,怎么会排出来,又不可能被吸收,肯定是中医胡说八道。

    不错,这也正是本文写作目的。所谓人有很强的自愈能力。人类能够生存发展到今天,不是因为我们有医院有大夫有药。而是因为我们有这种天赋的自愈能力。(^_^,我可不是******,有病还是去医院吧。)

    本来是非手术不可的病,非借助外力才能治愈的病居然在中药和冰敷的帮助下,被病人自己治愈了。奇妙的人体在肝脏出现脓疡后,一方面产生高烧,消灭寄生虫感染,另一方面居然主动在和肝脏相接的升结肠部位产生溃烂,这样在肝脏中的脓液全部被排出、引流到大肠,最终周恩来排出半盆绿色的脓后,他的烧也慢慢退下来,结肠也渐渐愈合,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病中的周恩来随三军团过草地,彭德怀决定组织担架队抬恩来走出草地,宁可把装备丢掉一些,也要把他们抬出草地。三军团参谋长肖劲光决定从迫击炮连抽人组成担架队,把带不走的迫击炮埋掉。陈赓自告奋勇,担任队长。兵站部部长兼政委杨立三坚持要参加担架队,抬周恩来走出草地。当时干部和抬担架的战士们经过长途跋涉,加上缺衣少粮,冻饿交加,体质都已相当虚弱,少盐更使他们身体感到无力。他们深一步、浅一步地走在遍地是沼泽的草地上,稍不小心,就会被泥潭吞没。周恩来病虽重,但心里明白。他看到这一切,心中难过,多次挣扎着从担架上爬下来,无论如何不让同志们抬着他。但身体已十分虚弱的他连平地行军也力不从心,何况是野草丛生、四处泥潭的草地呢?同志们硬把他抬出草地。杨立三的双肩磨破了。他咬着牙关坚持下来,走出草地就病倒了。全国解放不久,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部副部长的杨立三不幸去世,身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的周恩来无论如何要亲自给杨立三抬棺送葬。

    一九七五年三月二十日,周恩来在致毛泽东的信中,详细谈及了四届人大以后他的不断加重的病况。全文如下:
    “今年开会(本人注——指四届人大)后,大便中潜血每天都有,大便也不畅通。因此利用三月间隙,进行食钡检查,始发现大肠内接近肝部分有一肿瘤,类似核桃大,食物成使经此肿瘤处蠕动甚慢,通过亦窄。若此肿瘤发展,可堵塞肠道。灌钡至横结肠,在肿瘤下,抽出钡液无血;灌钡至升结肠,在肿瘤上抽不出钡液,待与大便齐出有血。在食钡检查时,食道、胃和十二指肠、空肠、小肠均无病变,更无肿瘤。而这一大肠内的肿瘤位置,正好就是四十年前我在沙窝会议(引者注——指一九三五年八月在四川省毛儿盖附近的沙窝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后得的肝脓疡病在那里穿肠成便治好的,也正是主席领导我们通过草地北上而活到现在的。由于病有内因,一说即明。好了的疮疤,现在生出了肿瘤,不管它良性还是恶性,除了开刀取出外,别无其它治疗方法。政治局常委四同志(王、叶、邓、张——原注)已听取了医疗组汇报,看了爱克斯光照片和录相电视,同意施行开刀手术,并将报请主席批准。    ……

    其实周恩来写信主要目的是提及长征旧情,好唤醒毛的良知,因为他已经嗅到了血腥的气息,在身边工作人员要求合影时,很少流露个人感情的周恩来,却对工作人员说,照相可以,只是希望以后不要在我的脸上打叉叉。在进手术室前,他还为“伍豪事件”解释,签字。

    1976年元旦,发表了毛泽东的两首词,《重上井冈山》,《鸟儿问答》。病危中的周恩来还亲口吟诵。他在弥留之际,唯一的要求就是再听听《长征组歌》。

    毛泽东最终没有动手,但是安排低规格吊唁和没有参加周的追悼会,也算是毛对自己这个一贯右倾,总是和稀泥的老战友不满的发泄。



2020-03-14 22:39:18 查看数:59     回复数:0 只看该作者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