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三月三:宋朝舌尖上的荠菜香,荠花如雪草初深

  不能忘怀的三月田园野色:荠花如雪,遍野春深  ”鸣鸠一声斑竹林,怀远感时惊寸心。  却忆南园春半夜,荠花如雪草初深。“宋朝曹组《闻鸠鸣有感》  农历的三月三是古代的一个重要的娱乐节日。我这里写的是娱乐节日。此时中国大地不止是春回,而是春天笃定得如同温润和煦的母亲,将一切孩子揽进自己的怀抱。  此时气温稳定,虽然有雨,但不会降到10度以下,虽然有太阳,但绝非酷暑。万物真正脱了冬装,秀着最美的青春。有人说这个季节桃花梨花都谢了,有人会多愁善感,那是小孩子家的闲愁,就像是忽然换去了花衣裳,但换装的是青青绿色。此时也有百花盛开,不过是有花儿下台,有花儿上台,天气清和,芳草无边。  困了一冬的人可以正式下水,因为就算脱了袜子,那水也不寒冷,汉朝的时候,人们成群结队地去水边洗头洗脚,让春水漫过脚丫,让春天的气息滋润全身。人们认为这个时候的水,可以去除疾病,带来勃勃的生机。那么自然衣服也换季了,展开宽大的袖子,每个人都像仙鹤和蝴蝶,不亦快哉。  到了唐朝之后,这种在水边的游戏,发展成更多的娱乐。王公贵族们在水边晏饮,女子们穿着最漂亮的节日衣裳,在踏青的同时互相比美。  “三月三日里的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桃花李花谢了的时候,这些丽人们妆美态闲,穿着绣罗衣裳,自己就是花枝招展,点缀在绿树芳草间。当然这种好日子,在宋朝就变得深沉些了。  经历了漫长的割据和战乱而建立的宋朝,一改唐朝的奢华与外向。咱不在户外去斗美,把春天吃到肚子里。所以宋朝的三月三,非常有民间气,踏青归踏青,游玩归游玩,主要的目的还是吃春天的菜。首先把荠菜吃到肚子里。  这和宋朝的农业发达有关。宋朝是一个非常有田园气的朝代。但凡不想做官了,就想办法争取一点土地。比如辛弃疾,苏东坡,陆游,都是这么做的,看着自己田园里长的春苗野菜,那是胜过了牡丹和美酒的。  “春工遇物初不择,亦秀燕麦开芜菁。  荠花如雪又烂漫,百草红紫那知名。”  这是陆游晚年写的在村子口闲逛的诗,这里面写了燕麦和芜菁,在田里青油油的一片。在这里3月最应景的就是荠花如雪。陆游是非常喜欢荠菜的。在他留下来的所有关于荠菜的诗词中间,用的都是”荠花如雪”,“荠花如雪满中庭”,“春荠花若雪”。这种野菜闲花,开花的时候,蒙蒙一片。那么它们有什么作用呢?  我们现在知道的,“3月3煮鸡蛋“,就是用开花的荠菜茎叶去煮鸡蛋,有明目清肝,去水肿,抗春季感冒的作用,这是一道时令的春菜。  但是在宋朝,它的吃法可能会更多。新鲜的荠菜,在刚刚出土的时候,就被用来当作野生蔬菜食用,而且不需要人管理,它们的生命力是非常强健的。而且不单只是做菜,会把它放在粥里煮,别有一种清香野味,从初春一直要吃到清明之后。  在宋朝已经出现了荠菜馄饨,“甘包雪里春”,既然能包在馄饨里,自然也能包在各种面食里。所以不难想象荠菜包子,荠菜春卷,当代人有的他们全有。  宋朝的诗人史达祖是这样写的:  “榆羹杏粥谁能办,自采庭前荠菜花。”这可是清明前后的荠菜花,榆树和杏树太高,咱够不着,不要紧,就在门口采些荠菜煮粥,一样是舌尖上的春天。  陆游喜欢荠菜如雪,当然也发出感叹,因为荠菜花如雪的时候,也就是荠菜老了的时候,不可以做满盘的菜,但是无论如何,也要多少沾点荠菜香气。吃一碗荠菜稀饭”一瓢亦已泰,陋巷时小啜。”这个时候的陆游已经年近80。你可以脑补这个场面,他端着一碗稀饭,拄着拐杖,边吃边逛!  所以在宋朝人的心中,它们的家园都离不开荠菜花。因为那种香气,那种花开如雪,就是3月的乡愁。  ”鸣鸠一声斑竹林,怀远感时惊寸心。  却忆南园春半夜,荠花如雪草初深。“宋朝曹组《闻鸠鸣有感》  在外的游子,在春天里想念起家园来,就是荠菜如雪草初深的三月。朴素的农村虽然没有名花,但是荠菜花和荠菜香就是三月的风景啊!  宋朝之后,三月三和清明寒食连在了一起,所以没有唐朝三月三盛大的狂欢,但是将三月吃到肚子里总是最深沉的爱,里面不可避免的有荠菜清香。  少数民族的三月三,多少维持了古风古貌,在三月三里对歌,那是年轻人爱情的节日。  含蓄如我们,最开心的是来自家的春味,家里包了荠菜春卷或者饺子。不过特地有人特地请你吃荠菜春卷,你一定不要错过了对方的良苦用心。  这是三月啊,这是用心的春深!

本帖来自安卓秘书



2020-03-26 06:00:49 查看数:17     回复数:0 只看该作者
访客